头图加载中...

loading

在南京的春夏弹一首Romance De Amor

  • 出发时间/2019-02-01
  • 出行天数/180 天
  • 人物/一个人
For 最爱的城市,致最爱的琴

“每一把吉他背后,都有一段青春与梦想。但吉他的世界,不只是索尔和 塞戈维亚 的美妙琴声,更有偏见和误解,以及长年孤独练琴的艰辛。”

2019南京的春天,始于一场大雪

相看两不厌,只有金陵城。
去年写了秋冬【 16:9的 南京 秋冬,每一帧都是十四行诗 http://www.mafengwo.cn/i/11526150.html 】,今年正好把春夏完结,凑齐一年四季,也算了却一桩心愿。

南京 于我,是座闭合的城,生于斯,长于斯。
南京 于我,是故乡,她有血,有肉,她有根。

此篇游记对我来说不仅仅是游记,每一章节独立成篇,更像是我行走在这个城市,忠实的记录下对她的感受与理解。
这里住着,守着,藏着——我所有的热爱,青春,还有理想。

本文应用了时间轴与故事线的穿插写法,以下剧情皆不为虚构,也无需对号入座。
但愿欢喜。

二月立春

始于一岁,看花灯。

二月 · 夫子庙看花灯

孩子的成长,父母的衰老,很多小事变得不再重要, 比如 一起庆祝节日, 比如 一起坐下交心的吃顿饭。有点无奈却又稀松平常。去年我家迎来了一个小姑娘,今年宝贝刚满一岁,很庆幸我作为大姨可以重启尘封了很久的节日庆祝模式——看花灯!
从前,父亲把我们轮流扛在肩头,穿越人海。
“看灯咯,看灯咯!”
如今我妹扛着她刚满一岁的女儿走过父亲走过的老路,一瞬间,我在她身上看见父亲的影子,又看见她从毛头小孩为人妻,为人母。不禁感叹时光无情,赶着人往前。
我逐渐理解人生的怯懦和妥协,大概不过是牵挂的丝线让我们举步维艰。
我看着她,看着他们,深谙缔造生命的伟大,却不想接受已过而立之年的事实,一直认为自己还是个孩子。如果往后余生还有另外一种选择,我本该是太子山下,一枚散淡的人!

二月 · 夫子庙买花灯

儿时每到元宵节,父亲的肩头便成为我们轮流的座驾,座驾又稳又高,可以让我们小小人儿的视线轻松越过看灯人海。
除了安排好每人可使用的座驾时间,看花灯前定是要买个荷花灯或者兔子灯执在手里,一路抓着回家。
回家后,灯笼里点上歪斜的蜡烛,我们一群小孩子发了疯似的拖着兔子灯在地上狂奔,抱着一定要借着风把兔子灯烧干净的决心,不燃尽成灰不尽兴。
若是灯笼在小孩儿的百般折腾下顽强的存活下来,往往先是丢在一处任其积灰,随之抛在脑后。最怕第二年爸妈忽地想起旧灯笼还在,说出新的可以不买的话来。
可是,小孩子哪里是省油的灯,永远惦记着新的,索性在花灯成为旧的前不如一把火烧个痛快!

从前手里提着小荷花灯,眼里就盯着大荷花灯,得了大荷花灯更想要带电池的,会转会唱歌的塑料卡通灯。毕竟在小孩眼里什么物件当下流行且新奇好玩,拿在手里才有面儿。
现如今,花灯品类真叫一个琳琅满目,小猪 佩奇 一跃成为当红炸子鸡,更不提金猪花猪 法国 飞猪了,何其平庸之辈。
反观我到了三十向上的年纪,时髦的花灯哪里还入的了眼,看来看去还是传统花灯好看呐!这只得了奖的 狮子 灯,真真灵动好看,自然价格也水涨船高,但手艺这玩意,本该高价付费。

除了花灯,必买转糖画儿,以前最不甘心转个兔子,蛇,一定要转个龙才罢休,有的师傅心疼小孩子,直接给画了龙。
为啥对龙有如此执念呢?我也不为别的,就图拿着龙“摆”!
站在转糖画摊前的我,想买龙买龙,想买马买马,只是吃到嘴里的糖却不怎么有滋味,也没有了可以炫耀的对象,白白自找了许多伤感。​缠着老魏买灯笼买糖画儿的日子早成了昨日记忆,现今只有我给小辈买的份儿了,想想真的好不甘心呐!

二月· 中华门瓮城春雪

站在中华门瓮城上,可以饱揽 南京 老城的古今共生之貌,与历史交汇的感觉在一瞬间直击你的双眼。
门东的兴盛带动了门西的建设,整个中华门地带都被修葺一新。夫子庙,老门东,中华门瓮城,大报恩寺,1865创意产业园区以及正在建设中的门西随着规划发展串联在一起, 南京 的老城南逐渐焕发荣光。
中华门瓮城在门 东兴 起前,生意挺惨淡。随着门东引流能力加强,中华门瓮城成了门东不错的一个观景点,可见顺着门东方向的城墙规划非常隆重及讲究,不仅门东风貌尽收眼底,走到 武定 门直接对接老门东景区。相反,则显得潦草的多!

平地看雪只道雪景如常,城墙看雪却是另一番滋味。雪铺成于面,道路蜿蜒成线,人聚焦成点,移动中不乏一幅幅金陵春雪图。

门东的建筑群在白雪的掩映下仿佛可以把你拉回六朝的王城,你会一下子丧失了时间感,我不知道自己到底生活在哪段时间里?
是生活在 南京 还是金陵?

先锋书店—骏惠书屋。

本篇游记共含13987个文字,390张图片。帮助了游客。 举报
相关目的地:南京
返回顶部
意见反馈
页面底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