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图加载中...

loading

来自喀喇昆仑的冰与火之歌——巴基斯坦K2(乔戈里峰)徒步记

  • 出发时间/2019-08-03
  • 出行天数/23 天
  • 人物/ 和朋友

终结归于开端
终结也蕴涵前行
万有在我看来无遗一览
耳闻所听眼视所见
如梦初醒觉我非他
我即是我岿然存在
我的特性绝无仅有
我的外表世不二出

摘自阿拉伯诗人伊本·法里德诗作《朝觐者的历程》。站在K2之下,我敬畏地仰望巅峰,吟诵着这首仿如为K2和我们朝觐般的旅行而作的诗。

绕不开的K2,放不下的喀喇昆仑

当走在 西藏 珠峰东坡时,我们在说着K2。
当走在 尼泊尔 EBC珠峰南坡时,我们在想着K2。

这是颇违合的画面。我们一边大块朵颐喜马拉雅的雪山盛宴、顶礼膜拜世界之巅,一边却热烈地谈论和想念着另一个高原、另一座山。此情此景,就如同上世纪八十年代 香港 电影《梦中人》中的周润发饰演的那个男主角,当与情人激情热恋时,心里却念念不舍另一个并未谋面的神秘朦胧的梦中女子。

一入高原深似海,一念K2惹相思。绕不开,放不下,抹不掉。仅仅因为照片上的惊鸿一瞥,仅仅因为别人的众口相传。

三年的思念,终于,K2,我来了。这个夏天,穿越冰与火,走到世界的尽头,只为一见你的遗世独立。

(K2路上的我,大部分出于自拍。因为怀着满腔的执着和热爱,我这一路上才为自己做下了那么多的留念。这些记录也足以在许多年后,让我仍迷恋在喀喇昆仑的日子里,沉醉、激动和兴奋:)

Concordia营地

Concordia营地

G1大本营

Goro II营地

Goro II到 Concordia路上

Khuburche营地

Urdukas营地

Liligo到Khuburch路上

Goro I回Urdukas路上

仙女草甸,南迦帕尔巴特峰

Concordia到G1大本营路上

上篇:关于巴尔蒂斯坦背夫的故事

“世界旅行不像它看上去的那么美好,只是在你从所有炎热和狼狈中归来之后,你忘记了所受的折磨,回忆着看见过的不可思议的景色,它才是美好的”。
——凯鲁亚克《在路上》

八月,从 巴基斯坦 K2( 乔戈里峰 )+南迦帕尔巴特峰徒步回来,过程之艰辛,遭遇之惊险,风光之壮丽,深铭脑海,历历在目,仿如昨日。

对于这个旅行,我想讲三个故事作为记录,一个是关于我的巴尔蒂斯坦背夫,一个是关于我们这星球上最顶级登山家的;还有一个是关于我自己的。

就从背夫的故事讲起吧。当你走过那些路就会体会到,那些背夫留下的回忆,甚至比壮美的风景更加震撼和隽久。

山不会记住我,他们不会记住我

这里是K2脚下的Concordia营地,距离我的家已有一百多公里之遥。过去8天的时间,我和来自 中国 的徒步者们一起,穿越干热河谷和莽莽冰原,历经了酷阳、冻雨、冰雹、暴雪、落石、冰裂缝,来到了这里。感谢仁慈的真主的庇佑,每个人都还安全无恙。

现在是晚上八点,肆虐了近一整天的暴风雪终于停歇了。天寒地冻,我们背夫们以往每天夜里都要在一起载歌载舞的聚会取消了,所有人都躲进了帐篷或石窝子里,寻找哪怕只有一丝暖意的庇护。举目望去,夜黑沉沉的,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,K2、布洛阿特、G4….那些只能供人敬畏仰视的高大雪山,此时在乌云的沉沉压顶下都失去了平日的威严。但东边的方向,已有星星透过云层,如钻石般在天穹上闪烁,预兆着点点好天气的希望。

那些 中国 的徒步者仍在帐篷里热烈地争论着,是继续前往攀越孔德戈罗垭口——那徒步K2这野蛮巨峰的最危险之处,还是下撤原路返回?他们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想法,但不管最后的结果怎样,我都会无条件服从。

真主啊,在您的指引下,我们已经平安走过了长长的、那些本来只有雪豹和岩羊才能穿行的路,现在,请再一次赐给我力量,让我们穿透这黑暗时刻,战胜这雪盲般的迷茫和恐惧。

我的家在喀喇昆仑深山峡谷的村落里,险峻、贫瘠,与世隔绝,雄鹰也飞不过那些高耸的群山,笼罩这片山谷的,只有饥饿和贫穷的阴翳。从我小时候开始,几十年来,村庄的人为登山者和徒步者提供着背夫服务,虽然在外人看来报酬微薄,却已是我们这些下层家庭养家糊口最重要的收入来源。我记不清自己来过K2山脚下多少次了,但现在的我已经太老了,来回K2的路对我来已经略有些艰苦了。

可我别无选择,接下来的6个月,我只能呆在烧着牦牛粪的家里苦苦等待来年春天的到来,我无法想象要是没有这份报酬,怎样捱过马上就要降临的寒冷漫长的冬天。也许,生存在这里,就是真主对我信仰的考验。生活越是艰难,越必须抱有对真主坚定不移的信念。

十天前,我们从阿斯科利村出发了。我用一个铁架束缚着行李,行李有25公斤重,20公斤是徒步者的,剩下的是我的:一些衣服、毯子和口粮。我的脚上穿着的是一双破旧的塑料凉鞋,它将陪着我走过K2路上的沙砾、碎石和冰川,攀过悬崖、越过冰裂缝。行李里还放着一双塑胶球鞋,但那是我的宝贝,不到最困难的路,我不会舍得穿上的。

我们穿行过干热的河谷。阳光炙烤着灰色的石砾和流沙,整个世界刺眼的亮,空气热得像古兰圣经所说的火狱炼火。那些徒步者都是轻装而行,他们只要注意脚下的路。而我们只带了一个可乐瓶,装着不到半瓶的水,K2的路太长太艰苦,所有的背夫都必须减轻任何一丝多余的负担。

我们行走过无边的乱石。我不知丈量过这路多少遍了,但仍要注意不被迷失方向,因为每次来回这里的路都会不相同。我们要凭借以往的经验和前人留下的路标,小心翼翼前进。更要留意那些可能的落石和深不见底的冰裂缝,任何的疏忽大意,都可能陷入致命的险境。

我们蹚过刺骨的冰河。为了比徒步者早到营地,我们时常要抄近路而走,那些汹涌没膝的冰河,徒步者可以绕道而行,而我们只能一蹚而过。

我们越过无尽的冰川。晚上我们聚集在石头垒成的石窝子里,用单薄的毯子裹着身体,拥挤地睡在凹凸不平的石头上,感受着刺骨的寒冷从地底里渗入骨髓。

当终于来到K2、来到加舒 布鲁姆 群峰之下,那些徒步者们欢呼、膜拜,热泪盈眶,但我却没有任何的激动。我来到这山已经太多次了,这些山,与我在家乡每天所见的群山并没有特别之处。那些他们津津乐道的海拔高度,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。

山不会记得我,它们拥有时间都惧怕的力量,当死神吞没我,它们仍旧不老不灭;那些来自远方的徒步者不会记得我,他们来了,又走了,不过是到这里猎奇的匆匆过客。我只相信,这高大雄伟的雪山,是在彰示真主永恒的威严;这繁星闪烁的苍穹,是在述说真主的无上荣耀。

明天,我就要再出发了,不管是攀越孔德戈罗垭口或是原路返回,都将结束这次背夫工作回到思念的家。真主啊,请再次赐福于我,保护我不要使人迷误;或被人迷误;我失足或被失足;我行亏或被亏;我愚昧或被人愚弄。

一切赞颂全归真主,全世界的主。您定会与我同在。

本篇游记共含21612个文字,240张图片。帮助了游客。 举报
相关目的地:巴基斯坦
返回顶部
意见反馈
页面底部